露馅汤圆路过

这里春禾景明,叫景明就行。
很高兴认识你
aph 菊耀菊湾天雷
露中,米英不逆不拆
其余博爱 òwó

谢谢你关注我这个傻屌鸽手

【露中】吃药

*ooc归我,人物归本家

*我tm到底在写啥?

前文链接:http://luxiantangyuanluguo.lofter.com/post/1f7ff78e_ef1fe48c


ready?


lofter我给你跪了我错了qwq

别再屏蔽我了



go.



        “你吃不吃?”

        “不想吃~。”


        “为什么不想吃?”

        “苦~”


       “不想吃就可以不吃了吗?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……不行”


       “那赶紧把药吃了好吗?”

       “不吃”


       “你吃不吃?!”

       “不想吃~”


       “为什么不想吃?!!”

       “苦~”


       “不想吃就可以不吃了吗?!?”

       “…………不行诶”


       “那你赶紧把药吃了行吗!朕的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哦!撒/娇了不起啊!”


        王耀第一次觉得给别人喂药是件这么令人懵圈的事。想当年他好歹也养了不少熊孩子,喂了不少药,怎么刚把某个前一天乱/甩/醋然后喝/酒/自/虐的幼/稚“熊宝宝”给整上床,然后喝完糖水不想吃药?!!说好的对不起呢?爱呢?他又不能跟对嘉龙晓梅那样直接抱着拿勺子灌/药——好吧主要是抱不动这么大一只。他端着碗蓝芩拿着把勺子,腋窝里还有把开瓶子的刀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要杀/人……


        好吧至少他面前的某位是这么说的。


        “噫小耀你这是要谋/杀亲/夫吗~”


       “滚——滚长江东逝水,你赶紧给我把药喝了行不行我的小祖/宗诶……”


      “不想喝~”


     “伊万·布拉金斯基,我最后问你一遍!我跟你讲我真的毛了啊!你到底 喝 不 喝 药!!”


     “不想喝~”


       “朕这一世英明是真要栽在你这里了”王耀低声咒了一句,带着一脸壮/士赴/死的表情,毅然决然:


       “熊崽子这是你逼我的!”


        勺子刀子被甩到床头柜上,那蓝芩如出征酒一般一口闷入口中,抬起左膝盖跪在床上,左臂靠在伊万身后的枕头里。上身前倾,脑袋一歪,便对准嘴/唇/亲/了上去。随后撬/开牙/关,迅速地用柔/软灵/活的舌/头压/下面前人的舌/头,将苦涩的药水灌进伊万的口中。


      刚开始伊万的舌头还顽隅抵抗,时不时挣开一道/唇/间的缝隙,焦褐色的药液顺着唇角,挂在王耀的嘴边;随后便在身上人舌头的“暴力压制”下沉寂,老老实实地待在下颚。


        徐徐将药水渡尽,伊万感受到唇/间的缝隙正在拉大,便迅速实现预谋已久的动作——左手扣/头,右手搭/腰,把怀/里人向左一带上床;一度乖/巧地待在下颚的舌/头宛若灵/蛇,不费吹灰之力般,绕进尚未合拢的贝/齿,侵略大片未设防的“城/池”,游/走于齿缝之间,舔/舐着柔/软的口/腔内/壁,缠/绕住尚带着苦涩气味的小/舌;看着怀里人琥珀金的双眸迅速地先惊讶地睁大再羞/恼地轻轻闭上,感受左脸颊上对方逐渐上升的温度。直到舌尖感到一丝被轻/咬的刺/痛,方才退回口中,离开王耀的唇瓣/,拉出一根晶/亮细/长的银/丝。


       “唔/,唔/啊…咳,你干啥?”


       王耀正欲翻过身,伊万却笑吟吟地动动手,示意自己左手有伤,让他别动脑袋。王耀只得再度躺下,被自家大白熊搂在怀里。


       “吃药啊?是耀先这么/干/的吧?”伊万一脸纯良无辜的样子,眼底却尽是狡/黠。


     “明明是你不肯吃药好啊喂……”


     “可是,”

     伊万探过头,伸出舌间抹过王耀嘴角流出的药/液和残余的银/丝,

     “这个yao是甜的吖?”

【露中】我再划一道,不就是两口子了吗?

*真的,纯糖,HE!
*自/虐预警
*偶偶系预警
*是露熊吃耀耀和二肥的醋,然后莫名其妙地就玩大发了之后发生的故事
*鬼知道我什么时候续上少主视角

ready?


go.



露熊视角

“你怎么想我不管,问题是你不能对事实熟视无睹,我跟琼斯只是朋友好吗?A FRIEND!друг!”

“那你和他走得那么近?”

“我没有啊!?”

“…………”

“咱俩都冷静冷静吧。”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惨白的天穹下,夕阳正挣扎在稀薄的云层间,努力向大地继续散发着它恼人的热量。“今天的太阳红得吓人。”伊万·布拉金斯基在“不小心”划破的手上,血一滴一滴从左手的大鱼际,顺着被玻璃碎片划开的皮肤迅速汇成殷红色的小泾,流到莹白的食指指尖,再缓缓滴落。

“滴答,滴答。”刺眼的红色落在洁白的阳台瓷砖上,甚是扎眼。伊万后知后觉地捂住伤口,为了止血匆忙用舌头顺着伤口舔了两下。血液的咸腥味和近乎纯粹的医用酒精味混杂在口中,刺激着他的味觉。

“这个时候要是小耀在的话一定会生气的吧~万尼亚又划伤自己了呢。还把伏特加的瓶子打碎了,阳台又有一股酒精味了呀~”“不过为什么小耀觉得伏特加像医用酒精啊,明明喝的很开心。”伊万的脑子里正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事情,不知不觉间,脑海里却浮现出王耀气鼓鼓的样子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每次伊万喝高了,或者不小心划伤自己的时候,王耀总是假装超级生气的样子,一双琥珀似的眼睛里却满是宠溺。嘴上总是说着“你再喝这么多信不信爷爷我打死你”“再划伤我就把你扔出去不给你包扎了”,凶得要死。

一边念叨,一边抬起脚作势要揍他,却在最后几厘米打太极似的收势,一只手把他的熊摔到沙发上,拿起医药包裹好纱布,还要报复性地打上骚气的蝴蝶结。

笑话完爱人跟蝴蝶结有多么不搭调之后,才拿起苕帚簸箕丁铃桄榔地把“医用酒精瓶儿的碎玻璃碴儿”给扫走。最后“不情不愿”地(“明明每次都很开心的样子嘛~QLQ”)用发烫的脸蹭蹭对方,再蜻蜓点水般啾一口伊万白瓷一般的脸颊。



伊万又想到,有一次划破了手掌,却神使鬼差地把王耀拉到怀里,对他说:“小耀也划一道口子好了~”趁怀里人一脸不解状,笑咪咪地啾了一口,满足地看着王耀双颊绯红,接上后半句:

“这样我们就是两口子了呀~^L^”

【哔—————】
(为建立健康上网环境,该段落已屏蔽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血液再次混着唾液浸湿了袖口,温热的感觉将伊万拉回现实。现在华灯初上,四周林立的高楼大厦和橘黄的路灯闪烁着迷人的光芒。

伊万走到阳台边,脑海里浮现出那天的那句“两口子”,用两根手指夹起酒瓶碎片,向上一挑。血珠带着金属般的咸腥味,从拇指侧面滚落,被拦截在虎口下方翻起的皮肤上,不时便达到饱和,流到白皙的皮肤和已经干涸的血迹上。

“呐呐,我再划一道,不就是两口子了吗~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恍惚间身后似乎有开门的声音,“算了,就算现在遭贼也没什么可偷的吧。”

背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伊万正想着如何给来人一击致命,却听见一个千思万想的声音:

“咳咳,蠢熊你又喝酒了?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喂怎么突然靠着我?感冒了?”

“对不起”

“妈呀你怎么又划自己”

“对不起”

“行行行,赶紧的自己能走不,不能走靠着我点,上床上去,我给你弄点糖水和感冒药去。”

“对不起”

“嗯,没,没事,你要真道歉赶紧把药给我麻溜吃了。”

我开始怀疑能不能在今天画完了……

啊热热热热热【中华组毒文】

*中华组抽疯向
*非cp向,带濠镜玩
*灵感来源于生活
*幼儿园文笔
*ooc预警

@Ready?

Go.

“我是怎么生,啊呸呸呸呸呸,养出这么一堆瓜娃子的。。。”
事情的大概经过是这样的:先是联五在日常正(gui)经(chu)开(qia)会(jia)的时候,突然发现空调坏了,回到家推开家门后,发现控制器丢了……
王耀看到早早回家的弟弟妹妹一个个“可怜兮兮”地排排坐在门口等他回来。
于是就有如上真实内心想法。
【是亲的,是亲的……】
“大哥~我想吃西瓜冰沙嘛~”王晓梅眨巴眨巴亮晶晶的金棕色的杏仁眼,一把抱住王耀,褐色的“弓”字呆毛垂在脑门前一晃一晃,两朵梅花头饰在毛茸茸的小脑袋转动时,发出轻微的沙沙声,脸不红心不跳地撒娇。
“好好好,上那边呆着,松开啊,乖,热不热啊梅梅,乖啊乖。”笑咪咪的摸摸幺妹的脑袋,结果一转身却看见湾湾和嘉龙濠镜三人贼笑着击了个掌,一副计划成功的样子,就差脑袋顶长出一对狐狸耳朵。
王耀又气又笑,遂把三只懒馋猫拽到厨房里做冰沙——“夏天就是要吃冰沙的时候!”王晓梅当时是这么说的。“其实有了碎冰机之后也没见晓梅冬天就不吃了……”看着挑完籽的西瓜块和冰块,蜂蜜一起被碎冰机从大块削成泥,王耀如是想到。
冰沙打好之后被盛在瓷碗里,一碗一碗堆成小山峰,晶莹剔透,在阳光下透着红色的光,仿佛还在冒白气。
拿着勺子摊在沙发上一点一点地刨着吃。西瓜固有的味道和蜂蜜的香甜融合在一起,简直是上天赐予夏天最好的冰点。

“啊,大佬,我可能找到空调遥控器了。”

“嘉龙在哪里找到的?”

“先生,应该是我们打闹时不小心坐进去了。”

【是亲的,是亲的不能打】

“那你们没找???”

“嘿嘿,没找着才在门口等大哥的嘛,大哥我们错了行不行?”

“其实我挺想回一句不行。”

“QAQ”

“得了得了湾湾你别卖萌了肉麻不肉麻啊你,乖”

“吃完没,你们三个?”

“还没。”

其实王耀有的时候就想,要是时间就停在这一会该多好,不用和别人勾心斗角,唇枪舌剑,也不用想当年那样看着骨肉分离,更不用想着作为一个国家无尽的生命下那种无尽的孤独和痛苦,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,和弟弟妹妹一起吃饭,聊天,看着他们一点点长大。









可惜不行。

【原创】【聊天体】关于联五对阿紫同学抄袭的看法

这个妹子想必大家都有所耳闻……
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
多做做五三补补脑吧
@Madison@今天也很开心 
转载自这个大大

Madison@今天也很开心:

嗯阿紫同学的事闹的有点大。
我刚了解事情原委直接气炸了肺。
边黑边抄多大脸?我就问问多大脸?还有cp厨惹你了?抄出来的东西质量怎样心里有点数没有?
不了解前因后果的同志们 一句话概括就是:这位贴吧ID为“紫色蔷薇260”的妹子开了个国拟贴 在贴中多次提及自己aph黑并对一些cp厨进行以偏概全的攻击 然而她的贴中大量抄袭aph 图文质量和对于历史的掌握也完全是小学水平…


 @Lutein 这位太太的主页里有对于整个事件的整理 可以去看看
本愤怒的全员厨做不了什么 只能写个垃圾的聊天体以表警告。
预警:ooc预警 辣鸡文笔预警 阿紫同学的辣眼睛图文出没预警
如有不当请指出
链接:http://t.cn/RdGISpk

【黑三角】端午节贺文 甜咸辣 (下)

*王耀私信tag,主冷战互掐毒文?
*哦哦洗预警 
*虽然已经过了 
*【伪】冷战真相 
*借了一点那兔甜咸党的梗


“真的要这样不可了吗。” 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感觉自己真的是被那个该死的西伯利亚傻/逼掐得呼吸困难, 手中仍然举着汉八嘎
“噗呼呼呼,明明是你个死脂肪球先动手的,万尼亚可什么都没做,只是正当防卫,诶嘿~”斯拉夫人用他惯用的软糯声线说出来的话,却如同西伯利亚高原冷冽的寒风一般。 
“所以说……你们俩能不能注意点形象,要搞别在会议室里啊鲁……”王耀表示他只是个吃瓜群众。“偶好吧的确是不想再被秀了……他一个千岁老头子和这帮年轻人玩不来……
“不能!”两人异口同声道。“hero我今天就是要和你个北极熊分个高下!”“既然脂肪球都这么说了那万尼亚……也就不客气了korukorukoru……”
“明明甜党赛高,你们这些咸党都是牛鬼蛇神!”
“咸党惹你们了,甜党才是妖|艳|贱|货/吧噗呼呼~”
“甜党守恒![6]W[6]”“咸党不朽^L^”
于是我们伟大的/美/利/坚/合/众/国/就与/俄/罗/斯/共/和/国/再次陷入了互掐模式,刹那间“水管与憨八嘎齐飞,‘koru koru‘共‘呐哈哈哈’一色”。

“所以……大哥,他们两个干嘛呢?”王川王渝如是问道。“啊,你说万尼亚和琼斯吗?日常相爱相杀而已啊鲁,走,反正会都开完了,咱们吃粽子去~““那大哥今天辣味的吗?”那废话,我大辣党不跟他们甜党咸党争,多好~“
“诶好啊,回去我要吃白粽蘸老干妈!”
“饭遭殃也可以啊!”“总之辣党不败啊鲁!”

结论:我大辣党屹立不倒~( ̄∇ ̄)~【nigou】

【露中】智障小甜饼 熊猫

*ooc预警
*辣鸡文笔
*好像不怎么甜
ready?




go

伊万·布拉金斯基一如既往地走进家门,却不见那个琥珀金眼眸的人。“小耀~”高大的斯拉夫人发出极有反差萌的软糯声线,呼唤着恋人的名字。终于在拐角后的饭桌边看见了那个抱着熊猫,半倚在椅子上低垂着头小寐的亚洲人。
伊万走近正在打盹的王耀,半蹲半跪下来仔细地看着自己的恋人:那双素来含着欢快和阳光的琥珀金眼睛闭了起来;和怀里玩偶的同款黑眼圈上,柔软的睫毛打下的阴影随着呼吸,上下摇摆着;白皙的脸上满满的倦意。
斯拉夫人的目光从眼睛到脸,再到了脖子和居家服阴影深处……啊呸想什么呢,最后目光还是落到这个脸上的表情纯良呆萌的熊猫上。不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叫醒小耀,落枕了就不好了~
“小耀,小耀~万尼亚回来了哦~“琥珀金的眼眸随着他的呼唤缓缓睁开了眼。“唔……万尼亚你回来了啊?我已经吃过了,今天有包子哦。”
“哇包子诶~不过小耀你怎么这么困呐?”
“嗯……最近编辑部不是要出新册,晚上都在修图挑图。”
“那为什么小耀老是抱着熊猫啊……”“哦你说滚滚啊,他不是很可爱嘛?”
琥珀色的眼睛低垂下去,满满的都是那只欠揍的熊猫。
“小耀有了熊猫不要万尼亚了……”水晶紫的眼睛做绝望状望向王耀,身后的黑线仿佛可以实体化。一副“我不管我不管王耀你这个负心汉”的样子。
亚洲人听罢,不禁哈哈大笑,那抹琥珀色也弯成一弯:“哈哈哈哈哈,万尼亚你太可爱了,我又何时不要你了?”
随手将熊猫搁置在桌子上,双手环住某只散发浓浓酸味的毛熊的肩,一边顺毛一边安抚:我就是删了我的盘也得要你啊蠢熊~好了别闹赶紧吃包……唔“刚拍开一只“咸熊掌”,又被吃得死死的。
带着莫名的满足感看着王耀脸上浮现的红霞,又想到恋人近几天的劳累,还是没有撬开唇舌继续索取,只是收回想要干坏事的舌头,又挨了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挪开。
“赶紧吃饭啊,啊鲁蠢,蠢熊,包子都凉了。”“诶嘿嘿好好好~”

“你今天也要早睡啊……”

“嗯,小耀不给晚安吻嘛~”狡猾的熊眯起紫色的双眼,用软糯甜腻的声线求道。

“噫肉麻死你啊蠢熊”

“qiu” 

“诶嘿,小耀的脸好烫啊~”

“闭嘴,食不言寝不语,懂?”

“晚安~~”